<form id="bd9dj"></form>

        <em id="bd9dj"></em>

            <span id="bd9dj"></span>
            <progress id="bd9dj"><ol id="bd9dj"><dl id="bd9dj"></dl></ol></progress>

            《我愛記歌詞》停播7年:除了去世的海峰,所有人都改寫了結局

            5月26日的一條熱搜,刺痛無數網友:#我愛記歌詞海峰去世#。

            海峰享年39歲。很少有一個逝者去世的熱搜,名字前面是帶著一個節目名字,但,《我愛記歌詞》有些特殊。海峰是當年節目的六大領唱之一。

            回到2005年,芒果臺的《超級女聲》紅遍全國,音樂綜藝風生水起,2007年,《快樂男聲》也紅了,各大衛視紛紛推出自己的音樂綜藝。

            但是超女快男對唱功和外形的要求都比較高,對電視臺選秀經驗要求也比較高,浙江衛視決定另辟蹊徑,那一年,他們籌劃了一款全民K歌、不設門檻的節目,規則簡單到只有一條:"誰能唱對歌詞"。

            這款綜藝,就是《我愛記歌詞》。

            節目一開始交給朱丹和另一個男主持。做了七年電臺DJ的華少當年還是電視臺的臨時工,開大會沒有他的份兒,他就到點兒蹲在會議室門口,假裝和其他同事聊天,一聽里面說開會了,立馬跑過去說:“算我一個,算我一個!”

            一開會他就火力全開,這首歌什么地方填歌詞,那首歌什么地方展現唱功,他都很倍兒清楚。節目錄制前,領唱和樂手不夠,導演組正發愁,華少又拉來一幫電臺時期認識的搞音樂的老朋友。

            其中有后來大家很熟悉的海綿寶寶王滔、模仿王張捷,還有話不多但超級有實力的海峰,大伙連出場費都沒要,都跟華少說:“哥幾個幫你頂著?!?/p>

            其實當時華少還不是這檔綜藝的主持人,但這么一忙活,不給他做都說不過去了,臺里換下原來的男主持,讓他和朱丹搭檔成為這款原本準備做七期拉倒的“短命”節目的主持人。

            包括來幫忙的海峰他們,誰都沒想到,這款節目一做,就是七年,全國一度興記歌詞節目的熱潮,各大衛視冒出了《挑戰麥克風》等十多款同類節目,但沒有一檔做得過《我愛記歌詞》。

            究其原因,除了在比唱功、比顏值的歌唱真人秀潮流中,節目就像一股清流,給了素人一展歌喉的機會,更在于節目中的人,讓這款節目變得無可代替。

            華少和朱丹成為浙江臺的一哥一姐,六大領唱一夜成名,就連已經紅了的楊培安都跑來當過一陣領唱,一直到2014年6月29日,節目停播。

            七年后的5月26日凌晨,飽受抑郁癥困擾的海峰縱身一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他最后一條微博還停留在2020年11月27日跟楊培安的互動,當時楊培安的新歌《你記得嗎》由海峰作詞作曲,他讓楊培安拍個MV。

            海峰去世后楊培安說:“我MV下個月就要拍了…你怎么可以就這樣走了呢…”

            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人間所有的別來無恙,背后都是世事無常。

            《我愛記歌詞》的那些日子

            比起領唱,當年節目最顯眼的顯然還是主持人。

            華少本名胡喬華,他考上浙江廣播電視大學,畢業后成為一名電臺DJ,從劉德華主演的《孤男寡女》中取得靈感,給自己起了個藝名華少。

            從音樂欄目做到交通欄目,他把節目收聽率做到全城第一。打車時,他一開口就經常不用給車錢,因為司機師傅立刻能認出他的聲音,免費。

            但當了七年電臺主播,華少還是渴望走到臺前。聽說浙江臺招人,他辭了電臺的工作,做了浙江衛視的臨時工,結果一度成為被換掉最多的主持?!秺蕵坟敻弧蜂浀揭话?,他被撤下來,觀眾說他形象不好?!赌猩窙]錄多久,又被導演叫停,因為表情不夠生動。

            比起華少,朱丹一出道就是別人家的孩子。

            03年大學畢業,06年就作為浙江衛視送春使者參與了央視春晚的錄制,可在2007年之前,她本以為一姐離她還很遙遠。

            當初誰能想到這款沒大牌的綜藝能那么火?

            節目設定走的就是草根路線,結合了卡拉OK和歌詞記憶游戲,選取各個年代膾炙人口的流行歌曲,每場比賽按照報名先后允許200名觀眾進入演播廳參賽,每一位觀眾都有可能被主持人隨機請上臺比拼。

            總之,“只要你能唱對歌詞”,就是這個舞臺的王者。

            沒想到借助唱歌這個低門檻、易傳播、有群眾基礎的娛樂方式,一下吸引了大眾的關注度與參與性。也是因為這檔節目,讓江浙第一次有了“全民K歌”的概念。

            最開始節目由“歌詞大接龍”、“歌詞大填空”、“歌詞連連看”、“歌詞一條龍”、“歌詞大找茬”、“愛心大沖刺”六個環節組成。

            而只要一看節目,立刻會看到那個操控鍵盤,戴眼鏡、大腦袋、聲線清亮且掌握選手命運的男人,當時的六大“超級領唱”之一:海峰。

            他不僅是領唱,還憑實力成為了欄目音樂總監,上節目就帶著結婚戒指,他26歲就結婚,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在音樂圈子里,算是早婚早育。

            上節目他話不多,但實力就擺在那兒。除了唱功驚艷,他還常常會給選手提出一些“學院派”建議。

            而《我愛記歌詞》的主題曲,那句“希望就在前方”,就是由海峰創作的。

            不過統攬全局的是華少和朱丹。

            華少是逗哏,朱丹是捧哏,每次朱丹講完一段話,看華少沒接茬兒,就知道耳返里有人和他cue流程,就自己接著講下去,等到華少微微點頭,她知道那邊講完了,又把話拋回給他。兩人配合過于默契,這么“混亂”的節目,舞臺事故出現率卻幾乎為零。

            2007年底一場跨年直播中別的環節出了問題,兩人一起救場,撐下了五分鐘的空白。

            節目做到后來臺里叫華少“一哥”,叫朱丹“一姐”,尤其是朱丹,她當時利落又不失親和的外形極其圈粉,主持風格也是大氣活潑,妙語連珠。

            憑借這對王牌組合以及別具一格的節目概念,節目一炮而紅之后改成周播,且不斷進行創新,結果越來越火。

            當年節目最有趣的比賽就是麥霸城市對決,回想起來,杭州麥霸小強就是從這個比賽中脫穎而出的,他的記憶力極佳,幾乎沒有他接不上的歌詞,最夸張的是曾在一期節目中,接歌詞太快接到節目時間撐不滿,結果被強行停止哈哈哈哈。

            不過觀眾印象最深的還是領唱CP——程程、袁野。

            當年在比賽中能夠和杭州小強抗衡的選手就是大連隊的程程。

            程程是淑女,與小強PK勉強可以說是旗鼓相當,最終成為了麥霸對決中人氣最高的一位,還成為了《我愛記歌詞》最年輕的領唱。

            另一個讓觀眾記到現在的環節是“超級領唱大對決”,這個環節也誕生了不少節目經典,還記得接替了凌晗的位置成為了新的領唱的唐寧原本不受觀眾待見,后來她與海峰合唱的《映山紅》,一個聲音溫柔有力,一個自帶音樂修養,與將這首歌演繹出了獨特的味道,唱完唐寧位置就穩了。

            當年這個節目有多火,火到已經是成名歌手的楊培安都跑來參加領唱大對決,還記得他現場演繹的《死了都要愛》連升7個key,簡直絕了。

            但他的性格又很低調,話永遠都那么少,人又很溫柔,難怪和海峰成為最好的朋友。

            不過節目紅也有紅的問題,比如兩個節目的臺柱很快在快速消耗中,快要撐不住了。

            當年華少和朱丹每周四檔節目,一天站八個小時以上。除了節目,還要主持各種大型晚會和直播活動。

            華少身體越來越差,有一回身體實在撐不住了,肺部兩根血管破裂,吐了500cc的血。很多網民由此知道,累到吐血原來是真的。

            朱丹也不遑多讓,每天16小時的工作量,平均每分鐘說話的字數都能達到300個。因為壓力過大得了抑郁癥。

            有一集外景節目,她無論如何也背不下詞,當場把頭上的假發揪掉,沖上車子,一邊哭一邊大喊:“我不干了!”

            那是朱丹人生中少有的崩潰時刻,后來有一晚開慶功宴,朱丹對著華少一直哭,華少說:“不行啊,我們不能一直這樣下去?!?/p>

            放心吧,命運自有主張。

            所有當年觀眾追過的CP都沒成真

            當年追《我愛記歌詞》的觀眾有多少沒追過華少朱丹這對CP的,我覺得答案是沒有。

            華少自己說:“我睡著時身邊是老婆,清醒時旁邊是朱丹,我們的關系就是工作上的夫妻,工作外的死黨?!?/p>

            可惜華少成家早,兒子管朱丹叫“朱丹媽媽”。

            2010年8月,臺里給朱丹帶來了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女生,讓她跟著朱丹學習。臺里還給朱丹和她舉辦了一場正式的拜師儀式。

            這個女生叫伊一。

            之后伊一便以朱丹徒弟的身份留在了浙江衛視,朱丹對她這個徒弟可以說是非常照顧,無論是生活上還是工作上,都給了伊一很多的幫助。

            但后來的故事有些出人意料,2011年朱丹宣布退出《我愛記歌詞》欄目,那年9月,伊一接替了朱丹的位置。

            在朱丹主持的《麥霸英雄匯》上,朱丹親手把話筒交給了伊一,完成了節目傳承。

            那時傳言是朱丹壓力過大自動放棄了節目。

            離開的時候她哭著跟觀眾說:“當主持人這么多年,我第一次需要不斷深呼吸才能踏上舞臺,原來做一個決定很簡單,說再見那么難?!?/p>

            華少安慰道:“大家不要那么傷感。家不會散,我們還會聚到一起的?!?/p>

            不久后,朱丹向浙江衛視提出辭呈,跳槽到湖南衛視。

            在隨后的日子里,同類綜藝越來越多,這檔王牌節目并沒有實質性的突破,加上伊一和華少的配合,多少不如當年的王牌組合默契,節目人氣開始下降,最終在2014年停播。

            華少選擇留下來,主持新節目《中國好聲音》。

            一開始,沒有朱丹也沒有海峰這些好朋友的日子有些落寞。

            節目播出后收視率很高,導師和學員充滿話題,但網友說:“這個節目根本不需要華少存在嘛?!?/p>

            直到有一天,節目組想到,如果主持人念廣告的速度更快,省下來的時間可以接更多廣告,就讓華少能多快就說多快。結果華少把原本兩分半時間的廣告詞,在一分鐘內講完,平均一秒吐字7.44個。

            節目播出那天,華少成為了“中國好舌頭”,但也萬萬沒想到,從此以后,成就他的,也束縛了他。

            而朱丹剛到湖南衛視,就接了模仿《我愛記歌詞》的《女人如歌》,和從鳳凰衛視跳槽的邱啟明搭檔,觀眾說:“朱丹和邱啟明搭檔,沒有和華少一起那樣默契?!?/p>

            之后,朱丹和何炅搭檔,主持湖南衛視對抗《好聲音》的《中國最強音》,總決賽時,朱丹把短信互動號碼念成了老東家浙江衛視的號碼。

            一個說法是其實節目是錄播,朱丹自己錄完以后就發現了,還提示了工作人員重錄,然而最終播出的,卻是錯誤的版本。

            從此朱丹淡出主持界,嫁給了周一圍。

            當年在節目里要求她和華少合唱的CP粉在官宣那天紛紛感慨:小時候總以為朱丹華少會在一起,現在我們長大了。

            其實當年節目的王道CP不是華少朱丹,而是天悅凌晗,誰能忘掉他們的情歌對唱呢?

            還有人以為天線寶寶王滔和最美的思綺會在一起。

            可惜,一切都只是我們以為。

            王韜結婚了,新娘不是思琦,思琦據說嫁的是一位非常富有的外國商人,后來在新加坡定居,從此淡出了觀眾的視野。

            唯一一對成真的反倒是袁野與程程,也不知道現在他倆怎么樣了。

            節目結束后,這些當年的親密戰友也不再那么親密無間,就像小時候住在隔壁的朋友,離開了就會永遠失去聯絡。

            《我愛記歌詞》的故事好像永遠停留在了幾年前。

            六大領唱,各奔東西

            當年看節目的時候,觀眾總覺得這些唱功不俗又各具特色的領唱各個都能紅,但結果卻是,一個都沒紅。

            節目停播后,在音樂行業存在感相對最強的還是海峰,除了繼續為一些節目擔綱音樂總結、寫主題歌,還發行了一張個人專輯《Extemporaneous》。

            那些年浙江FM91.8、FM93、FM104.5,這些浙江的哥堵在路上最能打發時間的廣播電臺,都用了海峰寫的主題曲;他還為《青云志》李易峰打造了片頭曲《時間裂縫》。

            同樣唱功不凡的王滔卻選擇了淡出,一直到另一款音樂綜藝里,他也出現在了節目的聲音鑒定團,他的學生還接連挑戰了羽泉和林俊杰。

            誰能想到,那個外號叫做“天線寶寶”的節目中搞笑的存在,后來成了浙江師范大學藝術系教師。2010年他也結婚了,生了個女兒叫王一諾。還記得有一次目王滔在唱《袖手旁觀》這首歌時,因為自己的親身經歷唱到哽咽,原來男人真的會長大。

            唱功、外形、氣質都很好,而且能歌善舞的凌晗,曾經成為浙江衛視專屬藝人,演過一些情景劇,也發行了個人EP《我就是凌晗》。但兜兜轉轉還是沒紅,自己開了公司轉戰幕后,還在網上教人唱歌,看得出她還很快樂。

            思綺可能是節目男粉絲最多的領唱,她雖然唱功一般,但長相漂亮,大方得體,是節目中的小天使。

            當年她在09年的超級領唱全國爭霸遭到意外淘汰,把粉絲們急得呀,好在她后來在增補戰勝出,重回領唱舞臺,那些年她一度出現在浙江衛視不少的節目里,但嫁人后就淡出了。

            袁野后來還參加了《非同凡響》,拿到了總冠軍,這些年雖然沒有大火,但一直在圈子里,曾經與閆肅搭檔主持浙江衛視舞蹈類綜藝節目《越跳越美麗》,還為不少電視劇唱主題曲,偶爾出演影視劇,這些年他更多把時間花在家庭上,陪伴孩子成長,經常曬一家三口出去旅游的幸福照,不火,但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其他人呢,天悅做起了直播,志玲跨行模特界接拍各類時尚雜志,回頭看,多數人都已經退出了娛樂圈。

            所有人都沒當年紅了

            2018年,浙江衛視曾經辦過十周年特別節目《嗨!藍朋友》的節目專場,華少和朱丹在節目中深情擁抱,朱丹忍不住潸然淚下,而華少調侃她說多年不同臺主持,兩人共同的變化就是都胖了。

            幾位領唱人共同演唱了他們的主題曲《希望就在前方》,那期節目里,海峰還說,自己過得還不錯。

            這幾年后,朱丹越來越少出現在舞臺上,她說:“周一圍是我生活的定海神針?!?/p>

            而當她重返主持界,在某個盛典上連續叫錯4位明星的名字。

            把張麗娜叫做周麗娜,把林允叫成了林允兒,把古力娜扎叫成了迪麗熱媽,最后又對著迪麗熱巴喊了娜扎。

            七天后,她在另一場盛典中把陳立農叫錯成了“趙立農”,看著手卡也絲毫沒有感覺到不對勁,緊跟著又是一句:趙立農,你獲得的是年度商業價值藝人······

            當時評論區全都在玩“名字?!保?/p>

            “朱腦,你的丹子呢”“算了吧,宋丹丹”“下次別這樣了,伊一”

            后來在觀察類節目《做家務的男人》中,朱丹對著念了無數遍的植入口播,看著提詞器還嘴瓢。

            而作為嘉賓出現的華少,在毫不猶豫地嘲笑了老搭檔后,第一次看提詞器,就順暢地念完了口播。

            可是華少的主持事業也遇到了坎兒。

            2019年,華少錄制一檔新節目以“挑戰游戲+瞬間死亡”為節目口號的《追我吧》,11月27日那天,高以翔深夜錄制節目一路狂奔,接著慢慢降速,說:“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網民巨大的悲傷中,一些人將把矛頭指向了主持人華少。

            高以翔“頭七”那天,有人看到華少穿著黑衣出現在當時的事故現場,獨自站了很長時間。

            從此以后,華少減少了主持人的工作,轉戰直播電商。別人坐著播,他一定要全程站著,好像以前當主持人那樣。

            網民問他怎么不當主持了,他回答:“無論是《中國好聲音》,還是《奔跑吧兄弟》,好像紅的節目已經不需要主持人。而且,可以預見的是,接下來可能會火的各種電視節目,也都不需要主持人了?!?/p>

            海峰還在世的時候,始終保持著他的沉默,有媒體寫道,音樂對他來說,就好像在微醺的狀態下,想要逃脫現實世界的牢籠。

            然而沒人知道,抑郁癥的牢籠到底困了他多久,直到他去世,人們發現他去世前還點贊了國士袁隆平先生的相關文章。

            那些孤獨的夜里,他到底在想什么呢?如果節目還在的話,他會不會沒那么孤獨了呢?

            《我愛記歌詞》停播之后,還有很多粉絲在網上詢問為什么節目停播了,什么時候能夠復播。作為一個追了節目好幾年的人,我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失去”。

            失去的不只是海峰們,還有那段和節目共度的時光,那些年超級領唱們一口氣把《滄海一聲笑》唱七遍帶給我的笑聲。

            海峰、王滔、思琦,從2007開播到2014年停播,他們的表演鬼斧神工,不按常理出牌,卻讓我一直忘不掉。

            后來他們的人生,過得或落寞,或熱鬧,或讓人唏噓。但跟屏幕前的我一樣,都失去了那段沒心沒肺的快樂。

            但節目停播七年后我才明白,生活就是總有一天讓你接受不再只有歡樂的現實。

            回想起來節目為什么能火?

            除了華少朱丹、超級領唱,和那么多“麥霸”選手,最關鍵的還是,它不像同時期的選秀節目一樣靠毒舌評委、煽情眼淚甚至晉級淘汰的黑幕來吸引觀眾,來賓們只需要在舞臺上開心地歌唱。觀眾們只需要記得一到周末就守在電視機前等著看《我愛記歌詞》。

            我記得有一期節目,增加了游戲環節,要領唱們將空出來的字用固定的字來代替并唱出來,錯一處夾一個夾子并且重唱。當年王韜領著樂手與領唱們針鋒對決,最苦的是連連出錯的海峰,看著臉上夾滿了夾子的海峰,觀眾們笑得眼淚都掉了下來。

            就這樣,朱丹、華少、海峰,還有領唱團的每一個人,都成為我們青春回憶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七年過去了,只要海峰那首《希望就在前方》一響起,腦海中就又會浮現“超級領唱”們的身影。

            節目彈幕中有位網民的話引發了許多人的共鳴:為什么喜歡《我愛記歌詞》,因為節目只對選手的歌詞記憶進行比拼,不比拼歌喉、舞臺表現和顏值,所以即使五音不全、跑音走調、節奏感混亂,只要現場回憶歌詞,并大聲唱出來,能唱對規定的歌詞就算你贏。

            海峰已逝,那么簡單的快樂也再也沒有了。

            特別聲明:以上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財通街觀點或立場。如有關于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于作品發表后的30日內與財通街聯系。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亚洲国产天堂久久久久久

                <form id="bd9dj"></form>

                  <em id="bd9dj"></em>

                      <span id="bd9dj"></span>
                      <progress id="bd9dj"><ol id="bd9dj"><dl id="bd9dj"></dl></ol></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