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bd9dj"></form>

        <em id="bd9dj"></em>

            <span id="bd9dj"></span>
            <progress id="bd9dj"><ol id="bd9dj"><dl id="bd9dj"></dl></ol></progress>

            聯合作戰發展的進階形式:跨域聯合,未來聯合作戰新趨勢

            引 言

            隨著信息化水平的不斷提升和作戰空間的拓展,現代戰爭中各軍種作戰能力有了質的提升。以往以作戰力量“軍種屬性”為著眼點的聯合作戰理念,正在向作戰力量的“作戰域”歸屬為著眼點轉變,在實現單一作戰域“分域聯合”的基礎上,謀求各作戰域之間的“跨域聯合”,從而最大限度地釋放己方體系作戰能力。

            跨域聯合是聯合作戰發展的進階形式

            戰爭由機械化向信息化過渡發展以來,綜合運用各軍種作戰能力的聯合作戰理念逐步得以確立,并在近幾場局部戰爭中展現了強大的體系作戰威力。當前,隨著信息化技術的不斷發展,以信息通信技術為支撐,各軍種作戰能力不斷增強,行動觸角不斷向多個空間延伸,在各維空間出現相互交疊的情況,傳統以“軍兵種”為基礎的聯合作戰能力整合與集成顯得有些力不從心,難以滿足信息化聯合作戰的發展要求,需要以新的聯合作戰理念加以統籌。

            作戰域已經成為聯合作戰能力集成的黏合點。作戰域目前沒有明確的定義,結合現代漢語詞典中對域的釋義,可以將其理解為作戰行動所涉及的范圍。這種范圍在軍事行動領域有多種劃分方法,最為普遍的是按照軍事行動所涉及的空間范圍,即陸、海、空、天、網絡、電磁等作戰空間。這些作戰空間都存在依托此空間的專業作戰力量,圍繞該空間控制權的爭奪,逐步形成獨立的作戰空間領域,即作戰域。當前,各軍兵種作戰力量和作戰行動都多多少少地將觸角延伸至其他軍種的傳統范圍。在聯合作戰中,如果繼續以軍種進行聯合能力集成,在某一作戰空間的行動將會出現多頭指揮控制的局面,指揮效率低,內部損耗大。因此,需要另辟蹊徑,尋求各軍種聯合作戰能力集成的新黏合點。當前,以作戰域為依托進行聯合作戰能力集成已經成為新的發展方向。例如,伊拉克戰爭中,美軍聯合地面組成部隊司令部統一指揮陸軍第5軍和海軍陸戰第1遠征軍地面部隊的作戰行動,聯合空中組成司令部統一指揮空軍、海軍和海軍陸戰隊飛行部隊的作戰行動。

            跨域聯合是作戰域與軍兵種的結合??缬?,是在作戰空間范圍上,作戰行動至少涉及兩個作戰域。如海軍艦艇、海軍航空兵和海軍陸戰隊所實施的作戰,涉及陸、海、空三個作戰域,甚至還可能有網絡和電磁空間,但這種情況可能只是海軍軍種作戰,并不算聯合作戰。聯合,是在作戰力量的軍兵種屬性上,作戰行動至少涉及兩個軍兵種參戰力量。如海軍陸戰隊、空軍空降兵和陸軍地面作戰力量共同實施的作戰,就可以被稱為陸上聯合作戰。但這種聯合作戰主要在陸域展開,跨域作戰體現的并不充分??缬蚵摵鲜强缬蜃鲬鹋c聯合作戰概念的結合體,即作戰行動既要涉及至少兩個作戰域,還須至少有兩個軍兵種作戰力量參與作戰行動。

            跨域聯合是未來聯合作戰的主要模式

            在網絡信息體系的支撐下,以往影響各軍兵種之間作戰行動“配合”、各作戰域之間作戰能力“整合”的壁壘已經逐步被打破,實施高層次、高效率聯合作戰的條件已經基本具備。在未來聯合作戰中,各參戰力量的作戰行動將以網絡信息體系為紐帶,圍繞整體作戰企圖聯合發力,多域協同、跨域融合的作戰理念已經成為大勢所趨。

            未來聯合作戰需要多域協同。當前,從各軍兵種的作戰空間領域來看,各軍種都具有一定的跨域作戰能力,陸軍有陸軍航空兵,空軍有空降兵,海軍有海軍航空兵和海軍陸戰隊等。在軍種層面,多個作戰域之間已經具備了協同交戰的能力,這種多域協同可以被稱為“小協同”。在未來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聯合作戰中,這些軍種層面的多域協同要向更高層次發展,向不同軍種同一作戰空間領域能力整合的方向發展,即“大協同”的方向發展,即實現不同軍種之間的分域聯合。此外,太空、網絡、電磁空間等作戰域是聯合作戰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即便是某個軍種在特定范圍和某個聯合作戰階段中實施相對獨立的作戰行動,也將需要太空、網絡和電磁空間作戰行動的支持。因此,未來的聯合作戰必將是多個作戰空間領域的協同交戰。

            未來多域作戰要求跨域聯合。從作戰的全局看,未來涉及多個軍兵種和多個作戰域的聯合作戰行動,各軍兵種在各個作戰域的行動相互聯系和相互支撐。從表面上看,雖然有些行動是在某個作戰域展開的,但是其產生的作用或者打擊的目標是在其他作戰域之中。如陸軍在地面作戰中摧毀或占領敵方的機場,這對空軍奪取制空權具有重大影響;又如,電子對抗力量對太空目標實施電子干擾,導致敵方的偵察、通信衛星癱瘓,將對陸、海、空和網絡等作戰域的作戰行動產生巨大影響。因此,未來聯合作戰必然是多域作戰,而多域作戰必須實現跨域聯合,通過行動和效果的銜接來更好地促進作戰目的的達成。

            跨域聯合是實現跨域增效的重要方式

            跨域聯合作戰作為未來聯合作戰的發展方向,其謀求的是不同作戰域作戰能力集成、域間優勢互補,從而在各個作戰域達成最佳作戰效果。通過各作戰域效果的疊加,使戰役態勢向有利于己方的方向發展,進而達成戰爭全局或局部目的?;诰W絡信息體系的跨域聯合可以實現效果跨域和跨域增效。

            由行動跨域向效果跨域轉變。對于跨域可以有兩種理解:傳統的理解是作戰實體在地理空間的跨域,主要體現在作戰空間領域的位勢關系,即以攻擊平臺和目標平臺分處不同地理空間來劃分。例如,使用陸基反衛星武器攻擊對方衛星,屬于跨域;而使用天基反衛星武器攻擊對方衛星則不屬于跨域范疇。另一種理解則是作戰效能的跨域,即處于同一地理空間中的作戰行動也能產生跨域效果。例如,陸上作戰力量通過摧毀對方機場,從而達到降低對方空中作戰能力的行動,也可以認為是跨域的范疇。

            第一種理解,在機械化戰爭時期就已經存在。主要通過各軍兵種的協同行動達成相應效果,即“行動所在域”和“目標所在域”分屬不同空間,作戰成效直接反映在“目標所在域”,著眼于裝備手段的自身空間屬性。在當前乃至未來信息化聯合作戰中,跨域作戰將更傾向于第二種理解,即“行動所在域”和“目標所在域”既可以“同域”也可以“異域”,作戰成效卻能夠反映在“異域”,不受裝備手段自身空間屬性限制,而是與作戰效果的影響空間和范圍有關,因而具備更加廣泛的應用性。

            由聯合增效向跨域增效轉變。隨著作戰空間領域的不斷擴展和武器裝備性能的提升,各作戰空間領域之間形成了相互制衡的關系,比如我們常說的“以空制地”“以海制陸”等等,就是這種制衡關系的體現。各軍種之所以發展自身的跨域作戰能力,也是著眼這種作戰空間領域的制衡關系。但是,每個軍種都有自身重點建設的領域,不可能均衡地發展各個作戰空間領域的作戰能力,這就需要借助其他軍兵種的作戰效果來促進本軍種作戰效能的提升。

            機械化戰爭時代及信息化戰爭初期,各軍種按照計劃在作戰中充分發揮本軍種參戰力量的作戰效能,在完成本軍種作戰任務的基礎上,為其他軍種的作戰創造條件。相較于沒有聯合作戰能力的軍隊,其作戰效能明顯高出幾個數量級。但是,由于指揮信息系統和網絡建設不完善,加之各軍兵種長期的條塊分割,信息傳遞與共享受到限制,各軍種力量之間的協同較為機械,作戰效果的互補性、融合度和利用率還不能達到理想狀態。隨著信息技術的突進,基于網絡信息體系聯合作戰的參戰力量能夠順利實現分域聯合,在此基礎上與其他作戰域進行跨域聯合。通過信息的高效流轉,各分域的作戰行動能夠圍繞作戰任務實現自同步協同,某個分域的作戰效果將會迅速被其他分域所利用,并產生級聯放大效應,擴散至各個分域,從而實現跨域增效。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亚洲国产天堂久久久久久

                <form id="bd9dj"></form>

                  <em id="bd9dj"></em>

                      <span id="bd9dj"></span>
                      <progress id="bd9dj"><ol id="bd9dj"><dl id="bd9dj"></dl></ol></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