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bd9dj"></form>

        <em id="bd9dj"></em>

            <span id="bd9dj"></span>
            <progress id="bd9dj"><ol id="bd9dj"><dl id="bd9dj"></dl></ol></progress>

            體壇觀察|中國足球“錢緊”危機,不一定是壞事

            客戶端北京3月5日電(卞立群)立志前進的中國足球,如今正面臨著錢緊的難題。除了一直冷清的冬季轉會窗口、停止運營的中超衛冕冠軍江蘇隊和傳聞中“拔管棄療”的天津津門虎之外,中超版權這門大生意,也遭遇了資金“滑鐵盧”。

            資料圖:2020賽季實行賽會制的中超聯賽開幕式。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資料圖:2020賽季實行賽會制的中超聯賽開幕式。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

            有消息稱,早在三周之前,中超公司就已經向中超獨家媒體版權商體奧動力發函解約。原因是前幾個賽季中超公司收到了累計40億元的版權費,但去年由于種種因素影響,版權方并未按協議付款。在春節前,中超公司僅僅收到1.5億元的版權費,與平均每年11億元左右的預期差距太大。

            而打破這筆天價合約的,是一串連鎖反應。有媒體報道稱,作為享有中超聯賽轉播權益的PP體育,因受母公司蘇寧集團經營困難影響,在向體奧動力支付轉播合作費時出現問題,成為造成目前局面的導火索。

            被投資商蘇寧斷供后,2020賽季中超冠軍江蘇隊正處于停止運營狀態。中超聯賽/IC photo官方供圖被投資商蘇寧斷供后,2020賽季中超冠軍江蘇隊正處于停止運營狀態。中超聯賽/IC photo官方供圖

            版權縮水

            中超版權這門大生意源于2015年,體奧動力以5年80億元的天價,成為中超聯賽2016至2020年的電視公共信號制作及全媒體版權合作伙伴。

            當時體奧動力擊敗了競標價格為43億元的五星體育、40億元的中視體育以及17.5億的廣東廣播電視臺。要知道,在2015年以前,中超版權價格每年僅有8000萬元左右。

            實際上,在如今版權天價合同面臨瓦解之前,中超版權就出現過縮水狀況。2018年,體奧動力與中超公司將版權合同延長至10年,價格從5年80億元改為10年110億元。當時體奧動力給出的理由是,足協的U23和外援調節費政策影響中超觀賞價值和市場價值。

            到了如今,在2020賽季采用賽會制以及轉播方經營等多重因素之下,中超版權又回到了原點。

            資料圖:上海海港前外援隊長胡爾克(紅)在比賽中。申海 攝資料圖:上海海港前外援隊長胡爾克(紅)在比賽中。申海 攝

            投資變冷

            回到原點的也不只是中超版權,原定在2月26日關閉的中超冬季轉會窗,延長了一個月。這主要源于個別球隊遇到了準入難題,外加受準入、國際比賽排期等影響,中超新賽季賽程遲遲沒有確定。當然,極為冷清的轉會行情,或多或少也是轉會窗延長的一大因素。

            德國轉會市場網站數據顯示,目前中超冬窗轉會支出總和為2381萬歐元,創下十年來新低。這么對比更為直觀:金元時代的2017賽季,中超球隊在冬窗總投入4.03億歐元。

            深足簽下哥倫比亞外援金特羅。圖片來源:深圳市足球俱樂部深足簽下哥倫比亞外援金特羅。圖片來源:深圳市足球俱樂部

            目前,2021賽季中超冬窗轉會市場標王為深足引進的哥倫比亞外援金特羅,轉會費為590萬歐元,與金元時代動輒幾千萬歐元轉會費引進的外援相比,也有肉眼可見的巨大差距。

            而像龍東、胡爾克、伊哈洛、沙拉維、佩萊等上千萬歐元級別的大牌外援,貝尼特斯這類世界名帥,也在這個窗口離開中超。

            國內球員交易同樣冷清,除了上海海港后衛石柯轉會山東泰山,加上國安引進的高天意、曹永競等年輕球員外,再沒有太多具有代表性的交易。

            資料圖:廣州恒大2019賽季加冕中超八冠王。中新社記者 陳驥旻 攝資料圖:廣州恒大2019賽季加冕中超八冠王。中新社記者 陳驥旻 攝

            是好是壞?

            相比前幾年金元時代的熱鬧景象,如今的中國足球確實有些“人走茶涼”的意味。但無論是版權大幅度縮水,還是轉會行情遇冷,都是后金元時代回歸理性的正?,F象。

            畢竟像廣州隊這種中超頂流球隊,都曾經面臨著一年近20億的虧損。一年為中超轉播權掏出十幾個億的PP體育,即使有廣告和會員收入進賬,但也只是杯水車薪。這種經營生態,斷然不可能持續下去。

            廣州恒足球俱樂部2019賽季財報截圖廣州恒足球俱樂部2019賽季財報截圖

            金元時代大水漫灌式的巨額投入,并沒有為中國足球的方方面面帶來預想中的發展與進步,反倒在一片虛假繁榮中迷失了自我,甚至一些原本“過小日子”的平民球隊,被金元浪潮徹底吞噬。

            一定程度上說,中國足球變得錢緊,并不完全是一件壞事。在失去投資商不計成本的輸血之后,被斷供的中國足球反倒需要想盡辦法去開源,想盡辦法擴大受眾范圍。

            歸根到底,職業足球是一門產業,與演唱會、電影、相聲等公共娛樂產品并沒有太多區別,終究需要消費者來買單。只有將足球發展成產業,中國足球才會有出路和希望。(完)

            相關推薦
            新聞聚焦
            猜你喜歡
            熱門推薦
            返回列表
            Ctrl+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簽,全面了解最新資訊,方便快捷。
            亚洲国产天堂久久久久久

                <form id="bd9dj"></form>

                  <em id="bd9dj"></em>

                      <span id="bd9dj"></span>
                      <progress id="bd9dj"><ol id="bd9dj"><dl id="bd9dj"></dl></ol></progress>